中文版     英文版

您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名人与武当 > 正文

贺龙与武当山

时间:2016-10-19     来源:十堰晚报     

90cebeec05965f6927979165.jpg

  1931年秋初,枫叶刚红之时,贺龙率领红三军来到武当山下的湖北房县,建立了革命根据地。刚站住脚跟,便遭到当地土匪武装马大脚和张长腿的突然袭击,战士伤亡较重,需要马上抢救治疗。可是敌人封锁很严,伤员往哪里就医呢?这件事,使贺龙陷入困境。在一旁的郭凡政委,一时也一筹莫展,两眼望着蹲在地上大口大口抽烟的贺龙出神,倏地只见他起身向着云缠雾绕的武当山,双眉舒展,摸摸一字胡说道:"我倒想起了一个好地方。""什么好地方?"贺龙用烟斗指点高山耸立的白云深处。

  郭政委思索地说:"那地方乃仙家之地,当然很好,只是听说那位徐道总有点清高,我们会不会被拒之门外呢?"贺龙用烟斗敲敲手掌说:"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接着讲了他们以前书信交往的情谊。郭凡点了点头。

  当即由贺龙亲自签名给徐道总写了一封长信,派通讯员连夜送上武当山的紫霄宫。

  徐道总看罢信,遂在信上用毛笔端端正正地批了10个字:"明日午夜整,开山门相迎。"贺龙甚喜,连夜集合队伍,趁着月色,快速直奔武当山。经过几个小时的艰难行军,到紫霄官时,已是转钟一点了。正欲停歇时,忽然传来"当当"几声钟响,震撼山谷,撕破寂寞的山林。贺龙还没弄清何事,徐道总已集合50多名道人排队迎立东天门外。明媚的月光下,贺龙带头与他们行过道教礼节之后,对徐道总说:"这次只怕要你担风险了。"徐道总说:"贺将军说哪里话,我们已是老朋友了。"红军入宫,徐道总吩咐将早已备好的饭菜和自制谷酒,端上餐桌,为贺龙接风洗尘。

  饭毕,徐道总请贺龙来西宫院,将床铺、医疗设施一一指给他们看。贺龙高兴地说:"这简直是一座理想的红三军医院啊!"他又领贺龙来到父母殿的偏房,对贺说:"这几间房子就作你的卧房与办公室行吗?""行行行。"贺龙频频点头微笑:"您想得多周到啊!"徐道总为贺龙想得特别周到,还将得意弟子冷合斌、水合一、李合起等叫到贺龙面前,指着弟子们对他说:"从此,他们就是你的贴身警卫。"又将罗教培、尹教运等几名精通医术的道人安排为医疗护理员,并为伤员采集草药治伤。

  从此,武当山的紫霄宫便成了贺龙的驻地,又是红军医院。徐道总与贺龙的感情甚笃,彼此以忘年之交而自豪。徐道总即兴还念了"紫气东来云腾龙"之句,向贺龙表达自己的心意。贺龙感激万分,每天除了工作之外,就向徐道总学练武功。徐道总属五霄掌第16代大师,武功盖世。俗话说,名师出高徒。加上贺龙本身就有一定武功,尤其是拳术剑法,非一般人所及。二人经常探讨至深夜不倦。

  一天,徐道总教罢功夫,与贺龙就地休息,望着他那奇特的一字胡说:"依老道看来,将军必有心事。"贺龙说:"当然有心事嘛,这么多的伤员何日能康复啊!"徐道总捋捋胡须笑了笑说:"非也,非也,将军之意决非在此。"贺龙一惊:"他真是神仙?怎么猜中了我的心思?"的确,此时贺龙考虑的不是伤员,因为伤员在这里均有好转,不久将可陆续出山。他的心病倒是缺子弹。

  徐道总派人以道家的打扮四处化缘,暗察敌情。访了半月终于得到了一个重要情报,国民党为进剿红军,给当地土匪马大脚增援一批子弹,已用船运经老河口而来。这天下午,徐道总轻敲贺龙办公室的门,贺龙开门迎面便说:"我猜徐师必有要事商量。"徐道总说:"你不是需治病良药吗?我们今晚去取就是。"接着将侦探的敌情,详告于他。贺龙大喜,经二人仔细合计,决定夜袭老河口。

  夜阑人静,陡然天降大雨。贺龙亲自领一连人埋伏在老河口的右岸。徐道总带上3名轻功高徒,头戴面罩,潜近伏击圈。将近转钟一点,贺龙先开一枪,立即引出枪声大作。敌船毫无思想准备,又逢滂沱大雨,如惊弓之鸟,一时不知所措。徐道总与3个弟子趁机飞上敌船,施展绝技,一连杀死数名护船匪兵,逼迫船工迅速靠岸,很快结束了这场战斗。这次夺得了子弹50余万发。贺龙紧握徐道总的手感激万分地说:"多亏您再次帮助。"徐答道:"不、不,这全是您这条活龙的福分,要不怎么雨随人意呢?"说罢两人相视而笑。

  武当山真乃仙家之地,敌人根本不知道这里藏了"一条龙"呢,红三军的伤员们安心在这里养伤,许多战士与贺龙、郭政委一道向徐道总及徒弟等人学了武当拳和武当剑,几十天的时间不算长,道人与红军完全融成了一体。一天,道人们听说贺龙要出山,徐道总苦苦挽留,贺龙向他讲明真情后,才依依难舍地为他们办了饯行酒。酒席间,贺龙为表感谢之情,赠给一些黄金,徐道总婉言拒收,经贺龙再三说服才作为纪念品留下了。

  临别时贺龙将已恢复健康的伤员带出,让那些尚待治疗的伤员继续留下治疗。徐道总安排冷合斌、水合一等继续照顾。直到1932年秋,徐道总才将剩下的那部分伤员分批护送到房县归队。

  没想到,由于叛徒出卖,1932年冬初,丹州地方国民党营长马老七带上一伙匪徒,夜袭紫霄宫,直逼徐道总要交出贺龙和金子。徐道总理直气壮地指着天空吼道:"要找贺龙很容易,他腾云驾雾满天游,你们自己去找吧!要交金子嘛,没有!要命倒有一条。"马匪自讨设趣,悻悻而去。

  没过多久,马匪又带上30余人,冲进紫霄宫,欲对徐道总下毒手。他们的徒弟一齐冲上前,正要动手杀匪。徐道总斥道:"别管我,闪开!"只见师父毫无惧色,飞起右脚向石栏杆一脚踢去,"哗"地一声,石栏应声而倒,随即又将700余斤重的望柱顺势向前一推,抛去几丈之远,众匪吓得面如土色,狼狈而逃。

  马匪两次剿山未成,气极败坏,恼羞成怒。不几日,暗派8名匪徒,持枪刺杀徐道总。恰好那天,乌云遮日,山风陡起。徐道总下山办事,行至万松亭山垭口时,又遇上匪徒。他见事不妙,知道在劫难逃,视死如归,故意停步,决心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谁知,敌人却不动手。他又续行。当他刚要起步,匪徒举枪向他射击,他一个"仙人指路",抓住敌人的枪管,"叭、叭"两枪子弹射向空中,反手将两个匪徒抛下深洞。没料就在这时,埋伏在草丛中的敌人从他背后开了两枪,他掉转身子,一个箭步抓住敌人的枪杆,连人带枪,丢下悬崖,而他自己也再未睁眼了。徒弟们挥泪如雨,俯视师父长眠于东天门外陈沟湾的绿林之中。

  贺龙闻此噩讯,不禁泪水长流,连夜集合队伍,向敌人射出复仇的子弹,他挥武当剑取下了马匪的首级,将它带在徐道总坟前,为他祭了坟。这天正是午夜,冷合斌第二次违例敲响了洪钟,钟声如雷贯耳,震彻三山五岳,唤起沉睡千年的山河,善于咏对的贺龙将军默默地吟了两句:"夜半钟声响武当,为让仙道不长眠。"(根据吴绪清等知情人口述并结合档案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