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英文版

您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名人与武当 > 正文

朱棣与武当山

时间:2016-10-21     来源:十堰日报     

  原标题:敕封大岳 作者:杨立志

  一次偶然机会,我在北京图书馆善本部的目录上翻到一本名为《六岳登临志》的书。“六岳”,多么陌生的名词!我们都知道中国素有“五岳”之说,怎么又冒出来个“六岳”呢?第六岳是指哪座山呢?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借阅了这本书的缩微胶卷。

  《六岳登临志》,明末人龚黄撰,共六卷。前五卷分别讲东岳、中岳、西岳、南岳、北岳等五岳,第六卷讲玄岳武当山。从这本书和《太和山志》中得知,在明代二百多年间,武当山一直被朝廷尊为“大岳”或“玄岳”,它的地位甚至高于五岳。但对于今天的人来说,这是一段被湮没的历史,里边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武当山又名太和山、仙室山、参上山。古称有七十二峰、三十六岩、二十四涧。虽然武当山早在汉魏六朝时已成为隐修学道者荟萃的道教名山,但其名声地位明显低于五岳,被称为“嵩高之参佐、五岳之流辈”。在唐末杜光庭的《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中,武当山被奉为第九福地。北宋流行的《太上说真武本传妙经》称,真武为净乐国太子,入武当山修道42年,功成飞升。因此,宋元道士在武当山修建了许多供奉真武神的宫观,宋元皇帝也多次为真武神增上尊号并派遣使臣到武当山举办斋醮法事,“告天祝寿”。与此同时,武当山在全国的影响日益扩大,上武当朝山进香的民众日益增多。不过,直到明朝洪武年间,武当山的地位仍然无法与五岳相比,尚未列入朝廷正式祀典。

  正式尊武当山为“岳”,并将其列入朝廷祀典的皇帝是明成祖朱棣。朱棣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四个儿子,被封为燕王,就藩北平。公元1399年,朱元璋的孙子即位,年号建文,史称建文帝。建文帝采用谋臣齐泰、黄子澄的建议,厉行削藩。燕王不愿束手就擒,率部下起兵,号称“靖难之师”。就在靖师军誓师祭旗时,突然乌云四起,黑旗蔽天,燕府谋士僧道衍(俗名姚广孝)宣称这是真武神显灵,朱棣遂模仿真武神的样子,披发仗剑,与之呼应。这一过程虽然带有浓厚的神道设教色彩,但由此而生发的“神佑燕王”的社会舆论,对朱棣发动的靖难之役非常有利。因此,当朱棣率军入南京即帝位后,马上派人祭祀北极真武之神,并于永乐十年(公元1412年)派遣勋臣贵戚大修武当山真武宫观,以报答神恩。

  《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卷四云:“永乐十年,太宗文皇帝惟玄天上帝有阴翊皇度、福国裕民之功,特敕大臣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昕等,率领官员军夫人匠二十余万,敕建宫观三十三处。天柱峰冶铜为殿,黄金饰之。范玄帝金像,精严置设,旷古未所有也。盖谓昭答神贶,上以报荐祖宗在天之灵,下为天下苍生祈迓福社祗。宫殿落成,特敕武当总名为:‘大岳太和山’。”整个工程历时14年,耗费亿万钱粮。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二月,朝廷下旨云:“武当山古名太和山,又名大岳,今名大岳太和山。”从此,武当山被正式敕封为“大岳”,明代历史上有了“六岳”之说。

  明成祖以后历代皇帝都崇奉武当山真武神,凡即位登基,都要派近臣到武当山祭告。在重大祀典中大岳与五岳祭礼相同,且大岳真武神更受重视。到明嘉靖三十一年(公元1552年),明世宗重修武当山宫观,在遇真宫东北面的山垭上建大石牌坊,赐额曰“治世玄岳”,于是武当山又被朝廷尊称为“玄岳太和山”,其名号、地位更是明显高于五岳,成为“天下第一名山”。

  关于“大岳”、“玄岳”地位高于五岳的记载多见于明代文献。《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卷二载,永乐十三年武当山玉虚宫提点任自垣在奉天门奏称:“今武当山天下第一名山,提点有了,未有印。”明成祖当即表示:“礼部铸了印,着人送去。”这表明明成祖已承认武当山为“天下第一名山”的说法。明代著名文学家王世贞在《玄岳太和山赋》的序言中说:“至明太宗文皇帝尊之曰大岳,世宗朝复尊之曰玄岳,而五岳左次矣。”明代文学家徐学谟《游大岳记》云:“国朝永乐,敕为大岳太和山。至世宗朝,始赐今额,以冠五岳云。”明代著名旅行家徐弘祖在《徐霞客游记·游嵩山日记》中说:“余髻年蓄五岳志,而玄岳出五岳之上,慕尤切。”由此可见,明代武当山“镇雄五岳而祀超百代”是当时尽人皆知的常识。

  清朝皇帝为了神化自己的统治,抬高东岳泰山地位,对明皇室重视的武当山则采取贬抑矮化政策。康熙帝写了一篇《泰山龙脉论》,称“泰山实发龙于长白山也”。于是,康熙、乾隆等皇帝多次登临泰山,奉祀岳神,从而使东岳泰山“雄镇五岳”,成为“天下第一名山”。清修《明史·礼志》不载明帝尊武当山为“大岳”、“玄岳”之史实,遂使武当山二百多年的鼎盛历史被逐渐湮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