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英文版

您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道教养生 > 环境养生 > 正文

道教的房中养生之道:要讲究“适度”原则

时间:2017-02-28     来源:凤凰网     

  

     道教的房中养生之道(资料图)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道教前驱形态中的“方仙道”所传房中养生之法已具有相当高的水平,后为汉末早期道教所吸收并将其称之为“天下至道”而在教内传承。道教房中术在南北朝和宋明时期虽曾被限制、排挤,但并没有断绝,并有大量相关著作传世,比如陶弘景的《养性延命录》、孙思邈的《千金方》、刘词的《混俗颐生录》、李鹏飞的《三元延寿参赞书》等皆收录于《道藏》之中。本文以现存相关文献为基础来探讨道教房中养生术的“适度”原则与“天人合一”之道。

  一、道教房中养生术的“适度”原则

  道教房中家对“度”十分看重,凡人不可不交合,亦不可纵欲无度。《素女经》认为:“天地之间,动须阴阳,阳得阴而化,阴得阳而通。一阴一阳,相须而行。故男感坚强,女动闢张,二气交精,流液相通。”因此,人要像天地一样有阴阳四季的变化就需交合,否则阴阳之气不得宣泄则会导致独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闭塞不相交流。这是从天地自然阴阳相合的角度喻人亦应阴阳交感。而与之相对应,陶弘景和孙思邈则是从人情欲需求的角度出发认为人不可不交接。陶弘景《养性延命录》借彭祖之言曰:“凡男不可无女,女不可无男。若孤独而思交接者,损人寿,生百病,鬼魅因之共交,失精而一当百。”

  孙思邈《房中补益》则认为,如男女孤独不接,久之则会引起情欲的躁动而思念与异性相交,这种负面的情绪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调整或解决就会使人精神劳顿,精神的长期劳顿则会使疾病乘虚而入、影响生命质量、导致寿命减损。一般情况下离开异性总是抑郁寡欢而强行闭精,但却难以把持不受控制以致出现遗精和小便混浊的症状,甚至出现梦交的病态,这种情况会造成精、气、神三者并亏,和正常性交相比真可以说是以一当百。而那些不思女色、离开异性照样能够长寿之人是万里难挑其一!

  但这并不能成为纵欲淫逸的借口,元代李鹏飞认为人的生命靠元气维持,元气是有限的而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如不克制欲望而肆情纵性则会使元气亏损,害生残命。其所著《三元延寿参赞书》曰:“元气有限,人欲无涯。火生于木,福发必克,尾阊不禁,沧海以竭。少之时,血气未定,既不能守夫子在色之戒,及其老也,则当寡欲闲心,又不能明列子养生之方,吾不知其可也。”他又引《黄庭经》曰“长生至慎房中急,何为死作令神泣。”因此对待房事就应慎之又慎、定当加以节制方是长生久视之道。

  不同于“元气有限”的告诫,明代高濂所撰《遵生八笺》从多种不同的方面告诫人们不可淫欲过度:“阴阳好合,接御有度;入房有术,对景能忘;毋溺少艾,毋困倩童;妖艳莫贪,市妆莫近;惜精如金,惜身如宝;勤服药物,补益下元;处色莫贪,自心莫乱;勿作妄想,勿败梦交;少不贪欢,老能知戒;避色如仇,对欲知禁。”尤其是搞学问的知识分子更应节制房事,《食色绅言》指出:“士子读书作文辛苦,最宜节欲。盖劳心不节欲则火动,火动则肾水耗,水耗而火炽则肺金受害,传变劳瘵。”事实上,不加节制的房事使人阴阳失衡、损精伤气,久而久之令精神萎靡、心气不定、浑身乏力,注意力分散不集中、神气散尽,甚至导致不孕不育。

  凡事都有一个“度”的限制,过与不及都会引起负面的效应,要无过无不及、适可而止,如何才算是适可而止呢? 对于不同体质和年龄段的人而言这个“度”也不尽相同,但有一点,只要房事之后不觉精、气、神三者有所亏损不致影响劳动、学习、思考的高效运转便可大致认为合宜。

  一般情况下,随着年龄的增长,房事亦应随之而逐减,宋代刘词认为,30岁之前最多可一日一泄、40之前则最多一月一泄、50岁以后是三个月、60以后便是七个月,这是考虑到身体的恢复程度和快慢而言的。而对于更为具体的频数问题,《医心方》、《素女经》、《房中补益》等均有记载,经考校各家所述,笔者认为后两者所述较为精当,为后期道教房中家的主要观点,现录《千金要方》之说供大家参考:“人年二十者,四日一泄;年三十者,八日一泄;年四十者,十六日一泄;年五十者,二十日一泄;年六十者,即毕闭精,勿复再施也。若体力犹壮者,一月一泄。”

  二、道教房中养生术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自然界的运行构成了一个生生不已、变化不息的动态平衡系统,人作为其中一员就好比太阳系是银河系的一个子系统一样。小星系的运行必须配合大星系的运转机制方能正常运作,不致偏离轨道;同样,个人的生命活动应与天道的施化相协调平衡以符合自然的节律,不至于阴阳五行失调、伤生损命。这便是道教养生学的“天人合一”的原则,道教房中术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正是对道教养生学的这一原则的主要表现和应用。

  因自然界运行的平衡状态并非总是一成不变的,它所处的是一个动态的平衡,总归不免于“平衡”与“非平衡”之间的相较与转化。而人的五脏是与阴阳五行、五方四季相感应的,故在这“转化”与“非平衡”的时间段内是不可以进行房事的,《素女经》借彭祖之口说:“消息之情,不可不去。又当避大寒、大热、大风、大雨、日月蚀、地天雷电,此天之忌也。”“大寒”、“大热”、“日月蚀”是阴阳不调;“大风”、“大雨”、“地天雷电”是五行失衡,这些都是“非平衡”的状态,故应节制房事。

  在月令与节气方面,万全的《广嗣纪要》提出要“避三虚”:“三虚者,谓冬至阳生,真火正伏;夏至阴生,真水尚微,此一年之虚也。上弦前,下弦后,月廓空,此一月之虚也。天地晦明日月,此一日之虚也。遇此之虚,须谨避之。”那么具体来说应怎样使房中之事合于天时、地利以达到养生的目的呢? 《洞玄子》提出了四时之宜:“交接所向,时日吉利益损,顺时效此大吉,春首向东,夏首向南,秋首向西,冬首向北;阳日益,阴日损;阳时益,阴时损;春甲乙、夏丙丁、秋庚辛、冬壬癸。”以四时的阴阳方位变化改变交接的方位,春属木,应东方青龙方位,故应之于东向;夏属火,应南方朱雀方位,故应之于南向;秋属金,应西方白虎方位,故应之于西向;冬属水,应北方玄武之位,故应之于北向。

  除了可以应之于四季这种阴阳五行的方位变化之外亦可以应之于“春生、夏长、秋收、冬藏”这一万物生息之节律,如陶弘景在《养性延命录》中曰:“春三日一施精,夏及秋天一月再施精,冬令闭精勿施。夫天道冬藏其阳,人能法之,故能长生。冬一施,当春百。”

  除了天时地利,极其重要的便是“人和”。从人类社会来看,人和则家和、家和则国和、国和则天下和;老子说:“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余;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从房中养生来看,天时地利是自然界的条件,而“人和”则是是否能达到“以房事为养生”这一目的基础。因而交合最忌情志不佳,喜、怒、哀、乐、惊、恐、慌、乱皆不可行房,应待男女双方情志融洽、心意感和之时行房中之术以应阴阳通化之道。唐代孙思邈《千金要方·房中补益》载:“凡御女之道,不欲令气未感动、阳气微弱即以交合。必须先徐徐嬉戏,使神和意感良久,乃可令得阴气,阴气推之,须臾自强。所谓弱而内迎,坚急出之,进退欲今疏迟,情动而止。不可高自投掷,颠倒五脏,伤绝精脉,生致百病。”所以男女交接之时,切莫使色欲之心占据上风,以避免性事的幅度过强、速度过快,这是不符合房事的“人和”之道的,当戒之,否则伤身。定要先使心情平静、精神放松,并相互嬉戏,使双方神情意志相交流、感触,待阴阳二气感应良久而自发(自然而然)产生情欲之时方可交合。

  这便是道教房中养生术的“天人合一”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