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英文版

您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武当道教 > 道教音乐 > 正文

乐曲类别

时间:2016-10-14     来源:中国道教网     

   武当道乐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歌乐一体”的形式,而在某些法事科仪如“步罡踏斗”时,道教法师常步行转折,需踏在罡星斗宿之上(将星斗画于布上置在地上象征天界),步态身姿宛如舞态,又成为“歌、舞、乐”一体的表演形式,颇有远古巫甄乐舞之遗韵。道教音乐按体裁形式的不同而分为“韵子”(相当于现代概念中的“声乐曲”)和“牌子”(相当于现代音乐术语“吹打乐曲”)两大类。再根据演唱演奏场合、对象与目的之不同,又将“韵子”分为“阳调”、“阴调”;“牌子”分为“正曲”与“耍曲”两小类。
  1、声乐曲
  道众所称“韵子”,是演唱各类经文的声乐曲,是武当山道教音乐的主体和精华部分,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在民族音乐中独树一帜。
  由于经文内容,科仪用途的不同情况,以及情绪转换的需要,“韵子”在唱法处理上呈现出三种不同的类型:
  讽经腔。是一种类似念白的唱法,念唱的速度常常由慢渐快而至极快,曲调起伏很小,音域狭窄,基本上是单音反复与一个尚不太稳定明确的歌腔(Sol La Do)反复结合起来唱。
  棒棒经。念唱法事科仪的各种咒语而用的唱腔,咒语多为五言、四言句式。最典型的四言念咒腔为一音配一字,用单句腔型的无限自由反复唱毕咒语为止。对这种最简单的歌腔形式,武当山道士们称之为“棒棒经”,其歌唱速度通常较为急促。
  诵诰腔。此类唱腔是一种类似吟诗腔的唱法,比较“棒棒经”的唱法,速度更悠缓些,腔形扩展较长。音乐性较强,曲调仍很简炼,不用衬字衬词。曲式结构已形成问答式的上下句体,落音规范。上句常落于商音或羽音,下句则一律落于宫音,成为对应性结构。词曲结合已规范化,其基本规律是,一字一拍,句末加拍(上句末延长一拍,下句末休止一拍),顿挫分明,抑扬有致。由于句式的不同,其腔幅有不同的延伸变化,但其基本骨架、调式落音规律仍大同小异。有时也有例外的拍式。比如,持诵的各种“宝诰”,其目的在于呼唤诸天尊名号。为此,在诵诰时,需在请文中穿插一句“志心皈命礼”的诵诰腔,用以表现持诵者皈命于诸天尊的虔诚心愿。这一句特殊的穿插性诵诰腔的拍式有五言七拍句与五言八拍句两种。“诵诰腔”通常用钟和木鱼伴奏,气氛清邈玄奇。
  用抒咏性唱法来演唱经文的“韵子”,其数量最多,形式丰富多采,旋律优美动听,唱法细腻悠扬,是武当道乐之精华所在,各种“声、韵、引、腔、偈”等,诸如《步虚(声)》、《澄清韵》、《梅花引》、《小救苦引》、《大偈子》、《小偈子》、《刀兵偈子》、《文腔》、《武腔》以及其它尚无类名的《吊挂》、《慈尊座》、《黄箓斋筵》等。大都是用抒咏性唱法来演唱,唱时所有法器和笙箫管笛均齐鸣相伴,气氛庄穆整肃,表达出道人们炽热的宗教情感。这部分声乐曲集中地展示了武当道教乐章的基本风采。
  阳 调
  用于修道法事和纪念法事中的抒咏性韵子,因其歌唱对象是神灵和某种意念;内容涉及修道者本人的得道长寿或飞升成仙,故称阳调。阳调是在殿堂内诸神面前的经乐活动中所唱,乐韵多典雅飘逸、庄穆沉静,旋律回环曲折、悠长婉转,拖腔较长大,多用衬字。甚至出现长达一个乐句的衬腔。阳调是由宫观里的在观道人演唱,伴奏乐器过去较丰富,有各种法器和管乐器等,目前因种种原因,尤其是老道人演奏技艺后继乏人,所以宫观道乐只用法器,管乐器已不使用,其法器配置如下:
  铙:大小各一件    钹:大小各一件
  磬:一件          镲:一件
  铛子:一件        铃:一件
  堂鼓:一件        木鱼:大小各一件
  大鼓: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