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英文版

您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武当道教 > 武当道史 > 正文

谁是千年武当山最早的修道者?

时间:2017-04-18     来源:十堰晚报     

16_2.jpg

  隐仙岩位于武当山五龙宫。志书记载,这里是尹喜隐居的地方。

16_4.jpg

  武当山太常观照壁描绘了老子过函谷关的场景。

16_6.jpg

  1993年10月荆门郭店出台的楚简《道德经》,使这部奇书重见天日。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朱江 报道:2500年前的武当山一片苍茫,与身旁滚滚流淌的汉江一起,默默地守望着秦巴山脉。一天,一位中年男人来到这里。他是东周王庭中走出的大夫,时任函谷关令的尹喜。

   尹喜对《道德经》的成书有巨大作用

  尹喜,字文公,号文始先生,甘肃天水人,自幼饱览群书,精通历法。善观天文的他,在周昭王二十三年辞去大夫之职,请任函谷关令,静心修道,人称“关尹”。

  传说,有一天,他见东方有紫气西迈,知有圣人将至。不久,老子驾青牛薄板车至函谷关。出关相迎的尹喜当时并不知道,他与老子的这一次会面,会引出中国历史上一段最负盛名的佳话。紫气东来的传奇,由此而生。

  当尹喜得知,顺紫气而来的圣人就是名闻天下的老子时,心中不胜欣喜。但老子对尹喜的求教不置可否,尹喜十分焦急。他知道,这位老人即将隐世,聆听智者教诲的机会只此一次,不容错过。

  司马迁在《史记·老子传》中记载老子:“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言道德五千言而去,莫知始终。”可见,尹喜对《道德经》的成书起了巨大作用。

  后来,人们把这篇文章印成书,书名叫《道德经》,又称《道德真经》、《老子》、《五千言》。它以哲学意义之“道德”为纲宗,论述修身、治国、用兵、养生之道,文意深奥,包涵广博,被誉为万经之王,是道家哲学思想的重要来源,也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名著之一。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道德经》是除《圣经》以外被译成外国文字发布量最多的文化名著。

  他读完《道德经》决定弃官隐居学道

  今天,在武当山太常观的照壁上描绘了那段传说:紫气从函谷关山谷升起,尹喜等候骑着青牛、须发皆白的老子。他因为这次等候而名垂青史。

  当年,尹喜读完《道德经》,似乎在瞬间被拨亮了心灯,看到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尹喜为什么要辞去关令的职务,离开函谷关?为什么会选择来到武当山?原来,当时的东周王朝经过两百余年的苦苦挣扎,已经变得孱弱腐朽。混乱的朝政让尹喜心灰意冷,他不愿继续在这个乱世中随波逐流,决定弃官归隐。

  尹喜考虑,究竟选择在哪里隐居学道?函谷关位于河南省灵宝市,距三门峡市约75公里。“他在函谷关当关令,时间比较长,他肯定知道函谷关周围哪些地方可以隐居。比如说函谷关的东北边是云台山,函谷关的西南边则是少华山、太华山,就是我们所说的华山。”湖北省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分析指出,那时华山早已是道家极为重视的洞天福地,而武当山还不为世人所熟知。

  史书记载尹喜隐居武当山岩洞

  宋《太平寰宇记》记载了武当县治到各地的路途里程:“东北至东京九百八十里,东北至西京八百八十五里,西北至长安九百里。”

  不难看出,武当山因为远离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所以不为统治者所注意。“因为这个原因,武当山比华山、云台山多了另一个机会。”杨立志指出,尹喜显然认为这两个地方可能离当时的统治中心太近,或是离战乱的地方太近,不适合他归隐。他继续向南走,越过秦岭,经过伏牛山,渡过汉水,遇到了一座巍峨的大山——武当山。

  “关令尹真人,周康王之大夫,姓尹名喜,号文始先生。当周之末,大道将隐,预占紫气西迈,有道者过之。出为函谷关令。未几,太上度关,喜执弟子礼迎拜,授之《道》《德》二经,约后会蜀之青羊肆。托疾木仕,隐居谷内,后入蜀,归栖于武当三天门石壁之下。石门石室,喜之所居。古有铜床玉案,今无之矣。以其所居,名曰尹喜岩,涧曰牛漕涧、青羊涧,皆太上神化访喜之地(出《舆地纪胜》)。”在元朝道士刘道明所著的《武当福地总真集》里面,有许多关乎尹喜隐居武当山的记载:“师子峰,在大顶之北,第一天门之上。苍峦突出,踞镇云端,俨然师子之形,下即尹喜所栖之地。非策景排空之士,曷能居焉。”“尹喜岩,一名仙岩,展旗峰在北,翠峦耸笔,玉涧调琴,昔文始先生隐此。下有一涧,名曰牛漕。太上隐化访喜,青牛卧此。因以名焉。”

  传老子访尹喜,在武当山青羊桥相见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2500年前,武当山的开山祖师尹喜深谙此道:“仙”就是“人”在“山”中。

  这是一场一个人的精神盛宴,天为被,地作床,青山为友,流水知音。隐仙岩实际上是一座长约15米的岩洞。洞体岩石由绿泥钠长片岩和绢云石英钠长片岩及浅粒岩等组成。岩石经强烈挤压,形成复杂的褶皱图案,总体形成一处宽缓背形构造。这些形态复杂的图案,均是距今2.1亿年期间,受剪切应力作用留下的产物。

  今天,当我们驻足武当山五龙宫的隐仙岩,难以想像的是,尹喜当时经历了怎样寂寞而漫长的修行。

  当年的尹喜从岩洞仰望苍茫群山,他很容易看到一座直冲云霄的山峰,那里常年云雾缭绕。尹喜发现,这是武当山最高的一座山峰,如同一根通天柱屹立于群山之中,后人称为天柱峰。这是怎样神奇的一种伟力,使得周围的山峰都向它聚拢。天柱峰仿佛是君临万方的天帝,其它群峰都是朝拜的臣民。

  “当年,尹喜朝拜大顶的过程,我认为是非常艰难的一次旅行。”杨立志认为,这个旅行不是一天完成的,可能会经过若干年。“当时,武当山山深林密,除了高大的乔木之外,还有密密麻麻的灌木,在灌木之间还有藤萝密布。在这样的情况下,人要通过非常困难,可能只有在冬天草木凋零时,才可以向前推进两三华里,慢慢接近大顶。”

  杨立志认为,最艰难的路段就是从现在的榔梅祠到黄龙洞,再走朝天宫一天门、二天门。“没办法想像,当年尹喜在没有人帮助的条件下怎么上去的。如果说当时他可能利用了山上倒的自然树木攀爬上去,我想尹喜一定是个攀岩高手。”

  尹喜当年走过的路,成为如今的古神道。后来尹喜得道后,与老子在武当山五龙宫的青羊桥相见,然后一同仙去,不知所终。道教将老子尊为道教最高神“太上老君”,而尹喜也被奉为道教护法神“玉清上相”。《道德经》成为道众每日必修的经典。

  至今,我们尚未找到尹喜的生卒年代,也不知其详细的生平事迹,但历代武当山志都记有他在武当山活动的踪迹。勿庸质疑,尹喜成为第一位来武当山实践、传播道家思想的历史人物。

  正是尹喜与老子的结缘,注定了武当山与中国道教的历史宿命。从此,《道德经》从武当山流传开,武当也与“道”结下绵延千年的深厚之缘!